唐岛

【丑寅】想做的事与正确的事(3)

有车,完整版见评论区链接

  “噗……哈哈哈哈哈哈!”
  就像见到了什么滑稽的场景一般,妒良指着还在原地发愣的失井大笑起来。 
  “你刚才的表情真的好有趣啊,喂,我说你——”她挑衅般地凑上前去,用一根手指戳着他的胸口:“你该不会还是个处男吧?”
  “……”
  失井无言地看着妒良,她因为饮下了太多烈酒而变得绯红的肌肤和称不上丰满的胸脯同时印入了他的眼中。
  “你喝醉了。”他按住妒良的肩膀,让她重新坐回床上,把手中的茶递给她。
  “我知道——”似乎是在喝酒时养成了习惯,妒良从他的手中夺过茶杯边一饮而尽,结果即刻便露出了反胃的表情:“呜哇!好难喝!这是什么啊?!”
  “茶,我加了点柠檬汁进去。”失井拉了一把椅子,在床边的桌子前坐下,他简短地向妒良解释道。
  “我醉了这一点我自己可是再清楚不过了,但是你给我听好了啊——”她换了个姿势,盘腿坐在床上:“接下来的话可不是什么因为一时冲动而说出来的醉话!”
  “哦?说出来听听?”失井难得露出了带有兴致的表情。
  “我啊……其实非常憧憬你在战斗时的姿态呢——那种果决、潇洒的样子,即使不用思考也能一直做正确的事,真好啊……”
  妒良的眼神几乎因为醉酒而完全失焦,她伸出一只手,看着自己伸展开来的手指:“我的话就不行吧……这样的话,爪子会变得迟钝的。”
  “妒良。”
  “唔?”
  当少女看向失井时,他垂下眼睛,几乎是下意识地避开了她投来的视线:“我也不一定能按照'正确'的标准来行事。十二大战的那时候,抱歉,我……”
  “啊?你是说那个啊?没关系啦……没关系!”妒良摆了摆手,而且表情里确实没有一丝介怀的痕迹。她抓了抓短发,“嘿嘿”地笑了起来:“说起来真是傻啊……那时候我还想着,能不能要求你亲我一下呢?幸好没有说出来啊……”
  ——可是现在这不是说出来了嘛。 
  就在这时,妒良清了清嗓子,看得出她努力想要摆出一副与平日的形象不符的严肃表情:“所以刚刚那下算偷袭,不作数的对吧?”
  “是的。”失井强忍着笑意回答。
  “所以……虽然我不是美少女什么的,但是可以——”
  失井站起身,他捧起妒良的脸,用嘴唇将她即将发出的惊讶的音节堵在了口中。

【丑寅】想做的事与正确的事(2)

====================
  “放我下来——我说你——放我下来啊?!”身材娇小的少女在失井的背后又踢又蹬,还不时从喉咙里发出威胁般的咆哮声,但得到的回答只是不知会持续到何时的沉默。失井抓牢了她的双腿,以免她在挣扎时从自己的后背上滑下去。
  “如实回答我的问题,我就放你下来。”
  “啊?那你倒是快点问啦——”
  走到一处开放式公园附近,失井才在一张长椅边将妒良从背上放下来。他本来是想让她找个地方坐一会儿,但她只是扶着长椅的扶手,逞能般摇摇晃晃地站着。
  失井抱着手臂看着她。
  “为什么特意找到我这里来?”
  “哈啊?这种显而易见的问题,还要问什么为什么啊——?!你这头迟钝的牛!”看上去从未清醒过的妒良,这次说话时的语速罕见地流畅了起来。她依旧是以那副晃晃悠悠的姿态走向失井,然后一拳捣向他:“我救了你的命……你倒是说点什么啊?!”
  失井稳稳地接下了她的正面攻击,两人的身材本就相去甚远,他一只手就能将妒良的拳头轻松地包起来。
  “你当时救下了我,真是万分感谢。”
  明明心里确实是那么想的,但这样的话失井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因为这样是“错误”的。身为战士,身为实力高妒良一等的强者,他应该是“救人”,而绝不该是“被救”的那一方。
  而事实是他不仅被妒良救了下来,最后却……
  “你想说的就这么多吗?”最后,他仅仅只是皱着眉头那么问道。 
  发完了一通火之后的妒良悻悻地收回了拳头,她低着头,像个被长辈批评了的小孩子一样站着。
  “也不是啦……虽然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难得我们活过来了,那个,难得有了机会,所以……”她对着手指,看上去一副惴惴不安的样子,最终却是下定了决心般地抬起头来:“我有话要对你说。”
  失井抓过妒良的胳膊,让她站稳一点。她摇晃得看上去好像随时有可能倒在地上。他带着她来到了有路灯的地方,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
  “你住在哪里?”他问。
  “哎——?!不需要你送我回去——”
  “妒良!” 
  冷不丁地被人叫出了本名的寅之战士愣了一下,眼神里的迷蒙难得地消逝了几秒。原本正像个小孩子似的耍赖的她安静下来,她靠在座椅上,头枕着双臂。
  “老实说……我可不想被你看见我乱得一塌糊涂的房间啊……”
  原来是因为这个理由……吗? 
  失井一时间内有些哭笑不得。
  很显然,现在要和寅之战士说理是行不通的。但奈何他在出任务时身上也没有带任何能够证明身份的证件,因此将她送去附近的旅馆住一晚也同样不可行。那么剩下来的唯一一个能够解决问题的途径是——
  他报出了他家的地址。
====================
  就如同失井一向习惯用最简洁高效的方式杀死敌人一样,他的住所也同样干净到了没什么人情味的地步。除了茶几上摆着的几本书和挂在墙上的牛蒡剑以外,四周几乎再没了什么能够表明身份的东西。
  “啊啊……为什么这里这么冷呢——”
  刚一进屋,妒良就完全不把自己当客人地一骨碌倒在单人床上,她像真正的猫科动物一般在床上打了几个滚,弄皱了平整的白色床单。
  不知道她指的是这里的气氛呢,还是因为穿得太少了才会有这种感觉的呢……
  失井走进厨房里,他在望着水壶里逐渐飘出的袅袅白烟时这么想。
  由于自己平时滴酒不沾,失井也是花了老半天才从记忆里检索出一点关于解酒的常识。他泡了一杯浓茶,等水温降到能够入口时才将茶端进卧室里,推了推四仰八叉地倒在床上、不知道是不是已经睡着的妒良的肩膀。
  “咕……?”
  被失井推醒的妒良在床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过了几秒才支起身子。她眨了眨眼,舔了一圈嘴唇,突然像偷袭般地将手伸向失井的后脑勺,同时凑上前去。
  两个人的嘴唇碰到了一起。

【丑寅】想做的事与正确的事(1)

十二大战后全员复活设定
根据小说情节写的,可能含有微量剧透
后期有车,因为很久没碰同人所以不保证还原度(捂脸遁走)
 

  深夜时分,居酒屋门口的灯箱招牌就像是一只正在迷迷糊糊地打着瞌睡的眼睛,时亮时暗,最终却又不得不强打起精神,重新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在灯牌一明一灭之间,身材高大的男人带上了身后的木门,像往常一样坐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上。

  这么多年来,失井总会在结束了任务后来到这家有些上了年岁的小店里,点几份小食垫一垫肚子。这家店的老板早就发现了,这个他从不知道名字的男人每次来总是坐在角落里的那个座位,他从不沾酒,点的菜来来回回也就那么几样。而失井也察觉到了,每次他来到店里时,看见的也总是那几个神情疲惫的上班族,他们口中的话题似乎也是亘古不变的——严厉的太太、永远还不完的房贷,又或是公司里新来的大学实习生……

  除了今天有一点不同。

  在居酒屋一如既往的沉闷气氛里,在长桌的另一端,醉成一摊泥的橙色头发女孩显得尤其格格不入。

  “老板——还不够啦——再来一瓶……咕噜噜……”明明桌上的酒瓶已经摆成了长度可观的一字型,她依旧朝柜台后面的老板扬着手里的空瓶子,口齿不清地嚷道。

  “好好……话说小姑娘你真的没问题吧?姑且抛下你看上去还像是未成年这一点不提,你喝那么多真的不会酒精中毒吗?喂……!”

  回应絮絮叨叨的中年老板的,是酒瓶猛然敲击桌面的一声巨响。

  “老头子……嗝,不要……随随便便叫我小姑娘!这个称呼我不许你叫……咕噜噜……”

  “哈?没有人教过你要尊重大人吗?!你这个……”

  男人的衣领被一把揪了起来,眼看一个拳头就要招呼到了他的脸上,失井行动了。几乎是在一瞬间,他就完成了起身来到两人面前,然后拉住了女孩的手腕的动作。

  “咕哇——?!”

  “抱歉打扰到您做生意了,我这就带她出去冷静一下。”面对两张瞠目结舌的脸,他只是将一张一万日元放在桌上,用平静的语气这么说道。

他太可爱了,看完竟有那么一丁点想哭

Mr-sev:

侵删致歉

  小沙子!小沙子!是印在纸上的小沙子啊!!!😭😭😭

哈哈哈哈哈哈看我发现了什么!

一个丧病的脑洞

  El/Sands向。
  灵感来源于嫖友语:“好想送给他假眼珠啊”,然后我就想到一个关于生日礼物的脑洞——艾尔把一对假眼珠放进奶油蛋糕里,在桑德兹吃到它们的时候让他把假眼珠吐在他手里,然后艾尔给他小心翼翼地装上。
  “这是什么?”
  “你的新眼睛。”

互喰

  “当蜗牛吃掉线虫之后,线虫会钻进它们的触角,控制那里,使得它们的触角不停地晃动,引起鸟的注意,从而让鸟吃了它们。线虫是主动被吃下去的,为的是让自己的种族更好地繁衍。
  所以,亲爱的,自然界的关键不仅是弱肉强食,所以当你在吃掉什么、侵犯什么、控制什么的时候,请务必小心一点,因为你未必没有同时充当那被吃、被侵犯、被控制的一方。”

试图扩列

  我阿水,想扩点德普同好一起嫖他以及讨论脑洞(?),看过墨西哥往事最好,没看过我给你喂安利。
  是个司机,但不吃太重口的脑洞。
  就这样。
  门牌号:3424244284